新闻中心 NEWS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业新闻 >
农民工们急等着发薪回家
来源:http://www.by98.cn 责任编辑:尊龙体育游戏平台 更新日期:2018-11-11 18:53
去年10月开始干活,今年快结束了还没领到应得的全部工钱,200多名农民工线日到昨天,一直在晋宁县宝峰工业园内讨要工资。昨天下午,在晋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协调下,被拖欠的工资又解决了30万元。但是,问题仍未完全解决。 12月8日,来至四川、贵州和

  去年10月开始干活,今年快结束了还没领到应得的全部工钱,200多名农民工线日到昨天,一直在晋宁县宝峰工业园内讨要工资。昨天下午,在晋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协调下,被拖欠的工资又解决了30万元。但是,问题仍未完全解决。

  12月8日,来至四川、贵州和云南各地的80多名农民工来到晋宁县宝峰工业园,讨要被拖欠了4个多月的工资。但直到昨天下午,他们仍然在晋宁县宝峰工业园内。民工代表任利传说,他们在宝峰工业园内,为云南名峰制药有限公司建造两栋大楼,从去年10月一直干到今年2月。

  “今年2月施工方付给我们150万,本来说好过几天再打100万的,却迟迟没有音讯。”任利传说,参与施工的共有200多人,总工资543万元,除了第一次支付了150万元,之后陆陆续续只支付了34万元,还欠359万元。他们出示了一份今年2月7日的工程进度结算单,上面显示总工资为543万元,并盖上了工程项目的专用章。日期为今年12月9日的一份说明显示,农民工的工资已支付184万元,还欠359万元。

  快到春节了,农民工们急等着发薪回家,因此才有了集体来讨工资的一幕。一名姓王的包工头说,手下有几十人跟着做事,但因为没有发工资,被逼得很紧。“我自己的钱都垫付给手下的民工了,但是还差几十万元。”

  施甸县甸阳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的负责人覃长江介绍,2014年4月26日,他们与云南名峰制药有限公司签订了工程合同,并交付了工程保证金300万元,2014年10月8日正式开工。2015年2月3日,施工队完成了综合楼和提取制剂车间的地下室,及地上三层主体工程。按照合同,云南名峰制药有限公司应该支付工程进度款,并退还工程保证金300万元,但是云南名峰制药有限公司未付进度款,连保证金都没有退完,工程停工至今。

  根据覃长江提供的一份“情况报告”,到今年1月29日,云南名峰制药有限公司总共欠工程款3148万元。覃长江表示,这其中包括了农民工的工资543万元,云南名峰制药项目部的工资100多万元,材料商的货款1000万元,以及其他一些费用。

  对于农民工被欠薪一事,覃长江也很无奈。他说,农民工是与他们公司签订的劳务合同,领不到工资自然会找来。但是他们也没有拿到工程款,还把150万元保证金拿出来支付了。“因为他们过来讨薪,我被逼着一起过来处理,都走不了。”但是覃长江说,他很理解农民工的难处。

  昨天下午,经过查询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,云南名峰制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陈勇华,注册资金5000万元,3个股东分别为:企业法人深圳市鸿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,出资3250万元;企业法人深圳融智信投资有限公司,出资1500万元;自然人股东冯新利,出资250万元。

  随后,记者电话联系到了陈勇华,对方表示自己只是法人代表,并不是老板。陈勇华说,他人在深圳,来晋宁县只是投资。对于如何解决拖欠工程款一事,陈勇华表示“是很多原因造成的”,他们一直在商量解决,和其他股东讨论过后,才能答复。

  “这几天,我个人一共拿出了30万元给农民工发工资,属于代公司支付的。”冯新利说,他在公司中只占股5%,是小股东,并不参加公司的经营。但是看到农民工反反复复过来讨工资,他找人借钱支付了一部分。

  据介绍,建设方云南名峰制药有限公司未按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,导致该项目自今年2月停工至今。期间,农民工一方和施工公司一方对拖欠工资的具体金额有争议,今年8月24日,经晋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监察部门调处,支付了农民工工资17万元。因为农民工迫切讨薪,该项目的施工公司注册所在地又在保山市施甸县,晋宁县劳动监察部门已通过省、市相关部门协调,请当地劳动监察部门协助调查。

  2015年12月8日,该项目行业主管部门牵头,属地部门和晋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监察部门配合,进行调解,最终承诺即时支付工人工资30万元。截至目前,该项目共支付农民工工资214万元。

 
上一篇:步长制药:控股股东质押500万股票占公司总股本056%
下一篇:中国科学评价研究中心(RCCSE)武汉大学中国教育质量评价中心联 返回>>